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欢迎您的到来!
 
站点留言簿
 
 
 
企业新闻
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央视《致富经》专访陈主义:横竖都赚钱的山格淮山
作者:央视《致富经》栏目   发布日期:2015-02-04  来自:央视《致富经》栏目


  2014年12月23日一大早,安溪县山格村就热闹了起来,周围很多村民从安溪县的各个乡镇赶过来,他们说等了一年就等今天。
  村民:辛苦一年就等这一天了。
  记者:您今天拿这么多来干什么来了?
  村民:跟人家赛一赛,赛一赛淮山王。
  村民:看得都很爽。
  今天,来参加淮山王比赛的有一百六十多人,为了比武过招,他们挑出了自家最好的淮山,这是他们一年前开了一片地特意为比赛种的。但很多人到了现场才发现,今年的竞争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村民:今年有的都有(十株)六十多斤这样子,都很大,都不敢相信那六十多斤怎么种上的。
  评选淮山王的比赛分初赛和决赛,通过称重、量长短、径宽,色泽度等进行综合打分,平均数据最高的那家就是淮山王。可很多人初赛就被刷了下来。这不,剑斗镇的老王因为进不了决赛非常不满。
  村书记:都(贴着条匿名)都不知道是谁的。他觉得他重量多,没选上,是这样。
  参赛者:我们种的超级重,淮山特别漂亮。
  记者:这个奖对你来说这么重要啊?
  参赛者:哪里不重要,不重要何必嘞,是吗,我们路那么远。
  参赛者:没事了,不用说了。
  还有月眉村的老陈,也因为没有进决赛,在一边默默叹气。
  参赛者:人家的比较大咯,十株,人家达到四十多斤五十多斤的都有,没法比,重量差太多了。
  而就算是进了决赛的人,也是一副信心不足的样子,让记者意外的是,连上一届的淮山王面对我们的镜头都没什么底气。
  记者:听说你的淮山很出名啊?
  记者:有信心拿奖吗?
  村民:本来是有信心,但来了也不知道。
  记者:我看你们每个人都好谦虚啊?
  村民:这不是谦虚,这是说心里话。
  经过激烈地角逐,34号的陈来金以平均总分98分获得了今年的金奖,还得到了一万元的奖励,记者很好奇,一个淮山比赛怎么会在山格村掀起这么大的阵仗,一个村民的回答让我们非常意外。
  记者:你为什么要这么积极争当这个淮山王呢?
  村民:不是钱(的问题),就是拿个奖牌,也没有什么钱,也有很多人要,现在是淮山的年代了。
  对于山格村的人来说,现在是到了淮山的年代,因为很多人靠淮山发了财,全村有4000多亩地都种的是淮山,每个人一年靠淮山的收入能达到15000多元,当地的村民都说,这一切都和这个拿菜刀的人有关。
  记者:为什么还要给它切了?
  陈主义:这个关键是,一条淮山要算一条就是一条,而不能像有旁边这点出来,这点出来(不能算)重量,美观度都不好看。
  村民陈福前:我们致富是跟陈主义分不开的,他为了全村全县可以说是功绩累累,功不可没。
  村民陈水源:村里人评价他很高,说种淮山肯定是他带动的,不然的话以前就没人种淮山。
  其实,陈主义之前做的是跟淮山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情,之所以他非要带领着全村人种淮山,这还要从陈主义总是重复做的一个噩梦说起。
  2005年12月的一个夜晚,正在睡梦中的陈主义被一声轰鸣声惊醒,他慌慌忙忙穿起衣服就往外走,刚出门,就看见一百米外,着了火的房子。
  陈主义:我还没走到这边的时候就闻到一股炮味,很严重,然后看到,到了这边的时候,房子已经(炸得)都飞了一半,都没有了。
  陈主义看到这家人三间房有一间直接炸没了,烟雾之中,根本找不到人,大家几经搜索才发现已经残缺的尸体。
  陈主义:脚都没有了,只有一个头跟肚子在,然后手都没有了,当时他的老婆,他的老爸老妈哭的死去活来,那个时候看的时候,大家个个都流眼泪了,为什么呢,大家从来都没有看过这么悲惨的一幕,我当时在周边的时候我自己也留着眼泪。
  那天之后,陈主义经常做梦会梦到那个场景,他又是担心又是害怕,他生怕哪一天同样的惨剧会再次发生。
  陈主义:今天刚刚发生在他身上,也许,假如这个危险产业还继续做,会发生到我自己亲人身上要怎么办,发生到我们亲朋好友身上要怎么办?这个鞭炮不能在做了,一定没有前途了。
  2005年的时候,老家山格村是远近闻名的鞭炮村,几百年来家家户户都以做鞭炮为生,这几乎是这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很多人还因为制作不规范,发生过多起惨剧。
  村书记陈文爵:整个泉州地区有名的鞭炮村,在我这个村可能(百分之)85以上都是家庭作坊的鞭炮。
  村民:有的鼻子都没有了,耳朵都没有了,眼睛就是这样子,有人就是这样,那就不像人了吗?
  村民陈水源:我们村里也有好多人,有烧过的,有伤疤,把人烧成不成人样。
  陈主义是村里为数不多不做鞭炮的,他做的是兽医行业,因为工作关系,经常走街串巷。每次看到加工鞭炮,他都吓得够呛。经历了那场爆炸事件后,陈主义觉得加工鞭炮太危险了,他使劲劝大家千万别再干了。可对于村民们来说,不让他们做鞭炮等于是砸了他们的饭碗。
  村民:做鞭炮就是它赚不了多少钱,但是天天有钱赚,就是这样的,我今天一个炮筒买下来晚上给它加工,明天卖出去就有钱了。
  村民:因为当时穷,我们这边没有什么其他门路,那必须这样做,大家说我宁愿炸死也不甘愿去饿死。
  可是,那天夜里的爆炸场面重复在陈主义的梦中出现,他怕身边的人也这样受到伤害。可每次他劝乡亲们改行的时候,大家只要反问他一句话,总是让他哑口无言。
  陈主义:人家反问我,你是兽医,有工作了,可是我没有工作,你叫我不要做,那我做什么?你能找一个方法让我做别的吗,当时我没办法。
  陈主义下定决心,一定要找一个好项目让大家摆脱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2006年出现了一个机会,有一次,一位泉州的朋友到家里做客,家人把自家种在屋后的淮山做了排骨汤和淮山饼,那位朋友吃了后赞不绝口,陈主义看到他这么感兴趣,第二天,就考察了周边的几个市场,这让他发现了一个扭转全村人命运的商机。
  陈主义发现,市场上的淮山很多都是从外地运过来的,本地高品质的淮山非常紧缺。而老家山格村大部分都是沙质土壤,非常适合大规模种植淮山。这让陈主义很心动。
  陈主义:淮山药食两用,我们大的可以用药,人也可以吃,药食两用,我心里想,假如我们能够把这个淮山的产业发扬光大,让这些炮农不要再做鞭炮,让他们来种这个淮山,那不是很好吗?
  2006年,政府全部取缔家庭作坊的鞭炮厂,陈主义找到村书记陈文爵,给他算了一笔账,种植淮山的收入并不比鞭炮加工少,还可以解决村里的就业问题。两个人一拍即合,凑了十几万元,建起了一个淮山加工厂,陈主义也辞去了兽医的工作;在政府号召下,响应的村民还真不少,很快,村民就轰轰烈烈种了起来。一年后到了收购季节,陈主义还开出了一个非常诱人的收购价格。
  陈主义:当时的市场价是一元钱左右,当时我就给群众签订合同,保底价收购2.4元,在当时为了促进,促进大家能够种淮山,我就让他吃定心丸。
  陈主义知道这一年对于村民们来说赚不赚钱很关键,亏本了就可能不会有人种了,他之前考察了泉州和厦门的市场,粗加工后每斤淮山可以卖到六元钱,陈主义给大家承诺,一个月后,等到春节一销售出去就发钱,但没几天,事情的发展让他措手不及。
  陈主义:想起这个事情,丢钱,丢脸,丢心,痛心。
  就在村民上交淮山之后的几天,一天夜里,有晚回家的村民竟然发现陈主义和村书记陈文爵两个人在村里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干些什么。村民们不知道,当时的陈主义也快吓坏了。
  陈主义:做这个像做贼,做小偷一样,前怕狼后怕虎,要往这边看一下,那边看一下,看有没有人来了,有没有灯,有看见摩托车灯(亮了),停,盖住,像做贼一样。
  村民们不知道,陈主义夜里拉的竟然是他们交上来的淮山。之前,陈主义把这些淮山加工之后,放进了冻库,但没想到,因为温度没调节好,4吨淮山全都坏了。
  陈主义:就叠很高,一人多高,我们第一层拨开,感觉可能只是第一层坏掉,感觉还有希望,第二层是好的,当第二层拨开,希望第三层是好的,没想到一层一层拨开,全部都胀气,全部坏掉。
  收上来的淮山全都坏了,这一笔损失了五万多元。陈主义和村书记一合计,这笔钱他俩全都承担了。可这么多坏了的淮山,到底要怎么处理?怎么跟老百姓交代?村书记陈文爵提议,要不给村民发了拿回去喂猪吧。陈主义先试探着往自己家拿了几斤,但立刻就遭到了母亲的怀疑,质问他这么好的淮山为什么要喂猪,不会是淮山坏了吧。这让陈主义不敢给村民发下去了。
  陈主义:我说书记不行,千万不能这么做,他说为什么不行,我告诉他因为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说好不容易认可我们,说你们的淮山厂办得很好,好不容易他们要跟着我们种了,万一我们两个把这些淮山送到他们的手上,他们拿到这个淮山都是喂猪,都是坏掉了,喂猪。那肯定心里这些薯农会怎么想你,跟你们两个没有发展前途。
  迫不得已,两人决定,趁着月黑风高没人留意,把淮山给埋了。
  陈主义:我们就把冻库打开,然后一袋一袋偷偷地,怀着那种又累、又痛、又伤心只是把坏的淮山一袋一袋全部拉到车上面。
  村书记陈文爵:小心翼翼怕村民发现,到小溪旁边去埋掉。
  到了第二天,有员工就很好奇,问陈主义冰库里那么多淮山怎么都不见了?
  陈主义:我们就怀着那种很自私的心对他们讲,面带笑容说,哎呀,太销了,昨天晚上一个大客户来,全部卖给他了,我们的淮山销量很大,你看供不应求,只能苦笑。
  陈主义把苦水都吞到了自己肚子里,重新把温度调试好,他又管朋友借了五万元钱,以每斤2.4元的价格继续收购淮山。在陈主义看来,淮山,关系着自己的命运也关系着山格村的未来。
  陈主义:我不可能损失那几万块钱而放弃,我自己想要办的一个创业,刚刚要准备创业,总是不要一下子那么趴下,我想一下是天无绝人之路,挺起胸一定再困难都要度过这个难关。
  2008年,陈主义吃了苦头,老百姓尝到了甜头。山格村的淮山面积扩大到1000亩,陈主义成立了合作社。第二年,一件事在山格村又轰动了,陈主义把淮山的收购价格提高到每斤5元钱,翻了一倍。但是他有个要求,就是把几千年来都是竖着种的淮山横着种。村民们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
  福建省安溪县农业技术推广站站长杜荣州:以前没人这样做过,因为我们正常的就是顺着地下,往地下一直生长,然后他是一个水平方向,竖着长变成了横着长,刚开始的时候还不太理解,怎么可能会这样弄。
  村民陈水源:当时我们见到pvc管种,感觉很奇怪,如果种了它质量肯定不能搞上来,质疑很多。
  传统种植淮山,是种在这样一个一米多高的垄上,每隔十几二十公分才能种上一株,长在土里的淮山也不好控制,长横七竖八的,挖起来也不容易。
  记者:挖这个难不难?
  村民:不好挖,很容易断掉,要很小心。
  记者:断了的话怎么样啊?
  村民:断的话就是不值钱了,断掉就是像这个,就是卖不出去,要很小心呢。
  传统种的淮山,不仅不好挖,种出来的样子大有不同。
  陈主义:像这种在市场上卖的价格可以达到八块,这种(不好看)能达到两三块,价位差很多,假如一斤差三块多,那我们一亩地就将近差一万多块。
  淮山,因为品相和品质的不同,价格上差距很大。陈主义一直都想种出统一规格的淮山。一天,他看见自来水管突发灵感,如果把淮山种子像这样长在PVC管里,淮山顺着管子长就能长的直,像这样轻轻一挖就能出来了,省时又省力,而且种植的密度也高。经过两年时间的研究,又咨询当地农业部门的专家,做了上百次的试验后,陈主义终于总结出了把淮山种在管子里的办法,一亩地能比传统的做法多种一千多株。
  陈主义:把淮山的种子放在这里五公分,放在这边,这一株是放在这边,但是另外这一边过来的淮山,种子就放在这边,让它两边对称,这边的淮山长过去,那边的淮山长过来,就采用这种模式。
  村民们看到陈主义的淮山越长越好看,也都跟着种了起来,也有人觉得陈主义的管式种植成本太高,大伙就又研究出来新的种植方法。比如,用这个铁管在地里钻个洞,在洞里撒上一层细沙,然后把淮山苗种进去,淮山就会按照这个洞的样子生长,这样种出来的淮山又直产量又高。
  村民陈福前:优点就是速度快,密度高,产量高,省工,比较有科学性的吧。
  靠着陈主义的这些方法,山格村的鲜淮山价格每年能涨一元钱,规模也发展到了2000多亩,渐渐打开了名气。到了2011年,陈主义通过经销商把淮山卖到了泉州、厦门等地,还在泉州、安溪开起了专卖店,一年的销售额也有一千多万元。
  2012年,陈主义又有了新的想法,他找到了厦门的一家食品厂,用淮山做出了福建人喜欢的淮山米线,淮山面等产品,这样一包定价8元。除了淮山面线,陈主义又研究出淮山茶,淮山薯片等十几个品种的产品,也是通过专卖店和土特产店销售。
  经销商李惠青:这个又实惠,百姓很容易接受,现在送礼都是送健康。
  为了进一步提升山格村淮山的品牌,陈主义开始和政府合作举办淮山节,每一年的节日内容都不一样,2013年,陈主义请来了50个酒店的大厨推出了50道淮山菜,他还和这些酒店签订了供应淮山的订单,扩大销量;2014年又根据淮山的品质选出淮山王,他要通过不同内容的淮山节打造山格村淮山的知名度。
  农业局副局长陈永忠:就是通过我们举办这个活动,群众种植水平提高了,种植的淮山不管从外观个头,重量质量都提高了,水平大大提升了。
  如今,一到夏天,在山格村都会见到这样的壮观场景,往日的鞭炮村变成了如今的淮山村,山格淮山还和铁观音、湖头米粉一起成为安溪县的国家地理标志,2014年,陈主义个人的销售收入达到了80万,合作社的年销售额到了2000多万元,山格村的老百姓都过上了好日子!
  安溪县副县长王金章:我觉得陈主义一个是对事业很执着,对家乡,特别是回报家乡这个信念,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这一块做得非常好。



上一篇文章:“山格淮山”央视念《致富经》

下一篇文章:“烧土回填法”种出生态山格淮山

版权所有 ©2011-2012 福建省山格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   闽ICP备11021290号-1  技术支持:蓝星科技
有需要联系我
关闭